中世纪的西方国王为何无法凌驾于法律之上?

作者:
发布时间:2015-07-03 16:04:07
来源:

 基督教当然有专制、黑暗和压抑人性的一面。这点,我在书中已经做了分析。但相比这些负面的材料,它的基本的方面是进步的、积极的、宪政的。特别是当我们将这种专权倾向置于漫长的教会史中进行纵向考察,并同时置于王权的参照系中予以横向考量的时候,我们就会发现,教皇的权力常态并不是专制的,而是宪政的。即使在教皇权力呈现明显的专制倾向时,也总有一些异己的力量予以制衡,王权自不待言,就是教皇属下的各级教职,也常常依据教会传统和教会法规予以抵制和阻止。甚至通过分裂教权加强王权的方式达到限制教皇权力的目的。与此同时,教会先后在罗马、拉特兰多次召开宗教会议,重申教会法的基本精神并确立了新的基本原则:宗教大会有权代表教会;教皇权力必须接受大会法规的约束;宗教大会高于教皇权威;教皇不是专制君主,在某种意义上只是宪政统治者。西方文化中的“同意”因子、教会体制中的选举与法治传统,都大体得到了教皇的坚持、传承和发扬。教皇如此,教皇之下上至红衣主教,下至基层神父,整个教会系统也都大体遵循并发扬了这些传统。总之,我们不能因为教会的劣迹甚至罪责就否定基督教在人类历史上的地位和意义。

另外,基督教具有强烈的契约精神和法制精神,这种精神构成了西方宪政主义的重要来源。圣经的《旧约》和《新约》是指神和人以约定的形式制定律法。这包括两种,一是上帝与人订立契约。这种约定是普世的,不限于特定国家特定群体,人类都是上帝的子民,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且都须遵守上帝的律法。另一种是世俗国王与人民定立的契约。它确定了俗界统治与被统治的关系,规定人民服从王权,同时王权也必须尊重人民的权利和增进人民的福祉。而人民也享有反抗王权的权力。由此,《圣经》确立了契约和法制的神圣性原则,同时开启了王在法下的思想先河。在圣经原典的契约精神和法制精神的基础上,中世纪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和实践,对西方近现代政治体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如果没有基督教思想理论的支撑,西方宪政体制的建立是难以想象的。

希特勒上台是低度民主情况下发生的连锁反应

凤凰历史:有很多人认为希特勒通过民主选举上台,德国人民用选票一次次赞成了他的暴政,这说明民主选举并不可靠。您在书中提出:希特勒被选上台这一事件并不意味着民主制度的失败,为什么这么说呢?

顾銮斋: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我们以现代民主的尺度看待和衡量德国20世纪2、30年代的民主,将二战后形成的纳粹概念等同于大选和大选钱的概念。

这里,我们必须提出一个“民主度”的问题,即区分民主的两个不同概念,一是比较健全或比较成熟的现代民主;一个是不够健全或远不健全的低度或有限民主。在我看来,20世纪20、30年代德国民主属于后者。当时德国的制度系统,民主、封建、帝制、专制等错综交织,是多种文化的“大杂烩”。如果将民主从这些异己的因素中剥离出来,我们会发现它其实还很有限很脆弱,所以我们称之为低度民主。封建主义、专制主义、军国主义和帝国主义根深蒂固,选民对议会政治淡漠无知,拒斥毁损。正因为如此,魏玛共和国颁发了具有专制精神的《魏玛宪法》,并授予总统以独裁权力。也正因为如此,选民选举“效忠君主制”的兴登堡继任共和国总统,而总统、总理每每利用《魏玛宪法》中反民主条款撇开议会而行使独裁之权。反过来,如果民主政治比较健全,议会政治深入人心,而共和国总统不是兴登堡其人,又有谁去任命希特勒为共和国总理呢?这些都是在低度民主的情况下发生的连锁反应,或者说都是封建主义、专制主义、军国主义、帝国主义文化与低度民主综合作用的结果。一个选民的观念或心理中集中了这么多成分,而且非民主成分与民主成分又如此失衡,投票的结果自然可想而知了。在我看来,这样的材料无法用来证明现代民主的弊端。

单就低度民主选举而言,我们还可以获得另一种认识,即“纳粹通过民主程序上台”的结论其实是包含了一个理论预设,即上台前的纳粹不是低度民主党派而是现代民主党派。但在我们看来,这时的纳粹只是众多党派中的一个,因此从性质上说,应该是一个低度民主党派,这个党派大体上遵循当时的低度民主规则参与竞选,而且,选举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共和政治的框架内进行的,与其他党派没什么不同。如果认为其他党派属于低度民主党派,那就没有理由认定纳粹不是低度民主党派。另外,参与竞选的不惟魏玛党人和纳粹党人,选民不是在非此即彼的关系中做出选择。而纳粹所以获得成功,是因为得到了更多选民的支持。虽然在1933年之前,纳粹已有国会纵火案的劣行,但终究不同于1933年之后独揽大权、实施独裁、涂炭生灵的纳粹,也远没有那样罪恶昭彰和臭名昭著,恰恰相反,通过不遗余力的宣传更赢得了民心,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过去以及当时的一些恶劣影响。而通过宣传达到竞选目的是现代资本主义国家两党或多党政治的一般现象。所以在1933年大选之际,纳粹名声很大,威信很高。否则,便不会获得那么高的选票。明白了这些以及上述多种文化的综合作用,我们也就不会觉得这次大选是民主制度将一个杀人魔王推上了权力的峰巅。另外,由纳粹产生、上台,到独掌大权、实施独裁,虽然不过短短的几年,还有很多偶然因素促使其向1933年后特别是战时的纳粹演变。由此可见,这个理论预设与历史实际不符。忽略了这些,对于客观认识纳粹上台的历史现象,特别是对于认识民主制度都是无益的。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视点直击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与法 | 社会万象 | 奇闻轶事 | 娱乐热点 | 明星八卦 | 综艺新闻 | 影视快讯 | 楼市资讯 | 地产要闻 | 地方特色 | 美食营养 | 美食助兴
车界动态 | 新车上市 | 购车指南 | 体坛要闻 | 篮球风云 | 国际足球 | 中国足球 | 理财生活 | 创富故事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人员查询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魏公村路16号  新闻热线:13693385433 监督电话:13693385433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本网QQ:3052985411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举报中心 中国文明网 上海市互联网举报平台

经济信息报网 版权所有 工信部备案:京ICP 备11048329号---1